精彩玄幻小說 平原路232號笔趣-做夢分享

平原路232號
小說推薦平原路232號平原路232号
“木头,你怎么了?”乔广智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茶不思,饭不想的。
“没事。”乔木放下筷子,抬头看着自己的老爸问道:“爸,你跟我妈是怎么认识的?”
“嗯?”乔广智停下了嘴里啃鸡爪的动作“木头,你今天怎么想听这个了?”
乔木笑着说道:“没事,就是想知道你和我妈是谁眼瞎了。”
笑歌 小说
“哈哈哈,那肯定是我眼瞎了。”乔广智放下最里面的鸡爪,仰起头闭上眼,仿佛在思考着,在回忆着。时不时的笑出声音。
“你在干嘛?”乔木看着老爹的行为感到迷惑。
“额,我忘了?”乔广智尴尬的笑了两声。
“那你笑什么啊?”乔木无语了。
“不过啊,我有一件事记得好像是……”乔广智趴着乔木耳边小声说道。
“什么,我妈,孟美芽啊!初恋是你!”乔木惊了。
“怎么有意见啊?”
“我妈虽然现在不爱做饭不爱洗碗还不爱做家务吧。我看过你俩的结婚照,我妈年轻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。你就吹吧!”乔木丝毫不信自己老爸的魅力。
“什么就吹了。你老爸上大学的时候可是被许多小姑娘喜欢追求过的!”乔广智很不服气,明明自己年轻时魅力四射,吸引了当时。但是到自己闺女这就变得魅力全无。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“拉倒吧。”乔木看着自己老爸的双下巴和已经走样的身材“老爸,吹牛可不是这样吹的。”
“我真没吹牛!”
“行,你没吹。你看看你这肚上的五花肉。”乔木伸手捏住自己老爹的啤酒肚“没个二十多年就养不成。老爸你这不叫身材走样了,你这叫走丢了。”
乔广智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漏风的小棉袄,内心快生无可恋了。
恶魔让我许下心愿
“行了,老爸我吃饱了。我回屋睡会儿啊。”乔木拍拍了变成黑白的乔广智。
乔木走后,乔广智拿出手机打开自拍。自己照了照“怎么没魅力了,现在的我也算是是风韵犹存,貌比潘安啊。”
乔木要在这听见自己老爸这么说自己,可能自己中午吃饭就要吐出来了。
我要怎么办?这个想法现在在乔木的脑海之中重复了无数遍了。
“啊……”乔木满床打滚,死活想不出该怎么让自己既让江不可受到教训,两人还不会闹掰。
乔木盯着天花板脑袋空空的。“啊。”乔木自己打了个哈欠。天花板上的灯开始变得模糊了,眼皮好重啊,好累啊。
“乔木。乔木醒醒。”
乔木感受到了一阵推搡,眼睛慢慢的睁开了。天花板上的灯发出的亮光使刚睡醒的她感到刺眼。
“怎么了?”乔木揉了揉眼睛。
“怎么了,晚自习都下课该回家了。”江不可拍了拍她的脑袋。
“嗯!”乔木猛然一惊“这不是中午吗?”
江不可看着表说道:“什么中午啊,现在是晚上八点四十,哦不是四十一了。”
“这,这。我刚才不是在家刚吃完午饭吗?”乔木一脸难以置信。
“睡蒙圈了吧你。你中午明明和我一起在学校吃的。”江不可看着眼前的乔木感觉睡懵圈的样子挺可爱的。
乔木看了表确定是八点四十三了,她又环顾四周。
这蓝色的窗帘、这黑板、这间教室、这身校服、还有墙上的中考倒计时,
乔木看着自己喃喃自语“我这是穿越了吗?”
“你俩干嘛呢?走不走啊!”陈牧晚站在门口看着这对一直磨磨蹭蹭半天有点不耐烦了。
“走走,马上啊!”
“赶紧啊,我先去骑车了。校门口汇合。”
“行了,乔木收拾收拾,准备走吧。”江不可主动把乔木把今天晚上的要用的书收拾一下放书包里。
乔木看着眼前的这弯着腰帮自己收拾东西的人,觉得他挺好的。
“今天几号啊?”乔木问道。
“五月十号啊。怎么了?”江不可帮乔木收拾完书包了,直接帮她拿着包。
“没事,走吧。”乔木心里计算着:五月二十号对我表的白。还有十天。
“乔木,你笑什么啊?”江不可对乔木下意识的笑感到很诡异。
“啊,有吗?”乔木反应过来,她一想到那天晚上的场景,自己就不自觉的嘴角上扬。只不过没想到这次是直接失态笑出声了。
“走吧,陈牧晚要是在校门口没看到我们,估计又要发牢骚了。”乔木赶紧转移话题避免了尴尬,直接拉着江不可就直奔校门口。
“手……”
校门口,乔木看着嬉戏打闹的初中同学,看着挤满人群的小卖铺和小吃摊,感觉自己真的还是一名初中生。
“乔木,那个手是不是……”江不可小声提醒。
“啊。”乔木看着自己正牵着江不可的手“抱歉抱歉。”
乔木立马松开。
此时江不可的内心深处一直都在责备自己为什么要提醒她啊!一直牵着不行吗!甚至想扇自己几巴掌。
乔木“江不可,问你个事呗。”
“什么事情?”
“你想考哪个高中?”
“这个嘛?”这个问题倒是难住了江不可“你想考哪个高中?”
“我,四中。”
“那我也考四中。”
乔木转过身,眼中有着若隐若现的泪花,严肃的看着江不可“那万一你被更好的高中选中签了协议呢?”
“你怎么了?”江不可看着眼前的
乔木感觉自己好像有点不认识了。
“万一我考上四中,你去了其他比四中更好的高中你会怎么办!”乔木的语气十分坚定,好像她所说的一定会实现。
“我……”江不可对乔木所说的事情陷入了沉默,我该怎么办?
江不可看着面前这个自己喜欢的女孩,抬起头看着乔木,两人双目对视“我会想尽办法,回到你的身边!”
乔木笑了,因为他知道江不可最好做到了。
“木头,醒醒该去学校了。”
“醒醒。”
“嗯?”乔木醒了看着面前老爸“爸,今天是几号啊?”
乔广智“今天是二月二十号啊。怎么了?”
“没事。”乔木此时的眼睛是明亮的而非空洞的。虽然只是一场梦但是这场梦仿佛解开乔木心中的那一个结。
“爸,我去学校了。”
“嗯?”乔广智看着自己闺女离开的背影感到很吃惊,如果放在平常早就闹着不想起床。
江不可,我决定原谅你了。不是你的错是我太自私。
“哈,哈,哈。”乔木艰难的扶着倚着墙喘着粗气。毕竟用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公交车站跑到学校自己快真不行了。
乔木踉踉跄跄地来到班门口刚准备进去就听见……
一个女生问江不可:“江不可,那个你有对象吗?”
乔木心想等会再进去看看江不可会怎么说。
“以前有,现在没有。”
什么叫做现在没有!乔木怒从心生。
“啊,那我能加你微信或者QQ吗?”
“可以。我现在没带手机,我给你写一下我的QQ号吧!”
“哎,乔木你来了。”江不可给那个女生写完QQ号,看见躲在门口的乔木。
乔木黑着脸走进班里。
“乔木……”江不可看着乔木情绪不好想问一下。
乔木直接给他一个死亡一瞪,吓得江不可有点不敢说话了。